作者:瑞賓

    要寫這麼一封信,對我來講是很大的掙扎!因為,在台灣,大家都很習慣去幫別
人貼標籤,分派系。一旦選擇支持綠黨,就很自然而然的被視為不支持民進黨或國
民黨。我很擔心,會不會因此而讓協會在工作上,遇到更多的壓力和困難。

但,平心而論,綜觀這些年下來,我覺得最挫折的就是在野的國民黨,並不認真支
持環境保護的重要,許多重大的開發案,例如石化廠、煉鋼廠、蘇花高、雲林水庫
…等等,從未發揮在野監督的責任。結果,卻仍然只能依靠幾位執政的民進黨立委,
勉強發揮制衡的力量。但是,同為執政的一方,在支持執政團隊的壓力下,所能發揮
的影響力也十分有限。

結果,這八年下來,我們失去了在野監督的力量,執政黨也失去了承擔政治責任的勇
氣。

我曾經在十年前幫綠黨的市議員候選人助選過,很清楚綠黨在參選時,遇到最大的問
題有兩個,一是一般大眾不知道綠黨是在幹嘛的,二是許多環保團體或其他的NGO,
在面臨到選舉時,也得面臨政治立場的抉擇…等等的問題。

談到一般大眾不知道綠黨在幹嘛,這卻實是一個長久的問題。因為,綠黨缺乏資源,
所以,在經營上反而很像一般的社團,主要由一群抱持著對社會改革熱情,以及對國
際綠黨在其他先進國家都能有效發揮為環境、婦女、勞工…等弱勢族群發聲的堅持,
而充滿熱情的志工所組成。更可愛的是這群志工,在投入自己關注的議題時,並不強
調綠黨的重要性,而凡事以成果為念。綠黨的能見度也因此鮮少登上媒體版面。

不過,這兩年來,大家都發現藍綠耗費太多資源在政黨互鬥上,許多重要的法案,往
往在兩黨間互踢皮球。因此,綠黨決定強化自己的形象,如潘漢聲、徐文彥、溫炳原、
彭渰雯、鍾寶珠…等長期投入綠黨的伙伴,開始以綠黨之名,參與各個重要的社會議題
,開始在媒體版面上受到關注。經由這次的立委的選舉,我相信即便不了解綠黨在做什
麼的人,也都會開始對綠黨有印象。

至於民間團體而言,這次的選舉出人意料的投入多位社運前輩,例如長期關心環保、
婦女、教育及綠色消費的陳曼麗女士,以及張輝山、張宏林、王芳萍等人,可以說是歷
年來代表綠黨參選隊伍中,陣容最堅強的一次。

民間團體在面對選舉時,往往覺得支持特定政黨或候選人,會給人結黨營私的疑慮,
或是不中立的話柄。更難處理的事是支持某位候選人還不算難事,如何拒絕另一方才是
最大的問題。所以,索性誰都不支持,其實很多時候只是反應不知該如何是好罷了.

其實,這個問題,就某個角度而言是一個假問題。事實上民間團體因為尊重多元的價
值觀,反而很少能團結一致,在選舉上更是如此。從這些年的選舉結果來看,多位從民
間團體轉身投入參選的代表,得票數都非常低。即便我們已經有三四個號稱會員萬人、
全省性社團、跨國性團體,或是要求大家把名字捐出來…等的環保團體,但在選舉上卻
只能交出兩三千票的成績。這樣子的成績,只能說被公部門、企業和藍綠兩黨給看破手
腳,在開自己玩笑罷了!

我們都很清楚,就政治而言,如果沒有能展現實力,就等於沒有力量。換句話說,如
果我們沒辦法成功推出民意代表,就代表我們對選舉沒有實質影響力。那麼,其他政黨
或民意代表又怎麼會真的在意我們,以及我們所在意的事?這幾年下來,我很清楚的看
到民間團體在選舉中,根本就是被藍綠及整個媒體、社會所漠視、忽略,那麼又何來中
不中立的問題呢?

民間團體如果能夠成功的將人送進去立院、議院、鄉鎮代表,那麼,持續不斷的把人
才給送進去,如水般能載舟,也能覆舟,那麼我相信即便是連全球暖化這麼難解的問
題,都會有更多的立委會去關心,行政院也不敢用這麼粗糙的手法在做蘇花高的民意
調查。

我們需要真的關心環境和社會的民意代表,需要能夠堅持立場而不是等著另一方來利
益交換的民意代表。我相信,我們更需要做的是持續不斷的把我們認為還不錯的人給
送進民意機關,為國會持續注入新血、活血。

因此,我決定支持綠黨,不論是候選人或是政黨票,讓國會出現新的聲音,這將是一
次最好的機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angel23 的頭像
evangel23

不熟的朋友派對

evangel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